鬼子寒

我真的是韩攻

啊啊啊啊,老林和方锐秀恩爱要死了


【表白信】

队长:

队长,十年了呢,时间好快,从我刚入荣耀职业圈时就一直敬仰着你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每一次和霸图的比赛,我都努力让自己能和你较量一番,无论成败,我都觉得很开心。他们都说队长你长着一副钱包脸,每次都不敢带着钱包来比赛,但我总会带着钱包过来,不知队长你有没有发现钱包里的字条,每次从你手上接回钱包我总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和忐忑,多希望这个时间能再长点,再长点。第九赛季开始,我荣幸加入了霸图这个大家庭,很多人都说我背叛了百花,但我不觉得,我觉得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一起奋战,一起荣耀这就是我的荣耀,每次轮到你查房,我都故意发出点响声,很喜欢被你罚站在外面,就和你两个人一起在走廊的感觉,队长你看到这封信也许会吃惊,但队长希望你能看完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张佳乐

ps:这篇是我家乐乐写的,他不介意我贴上来,我就发上来给大家看看


【表白信】

孙哲平:

第三赛季,血景斑驳,我的眼里只有你一人。

落花狼藉,一往无前,以百花的名义,笑傲于赛场之间。

我何曾瞩目于新人,却被你斩荆破棘的豪迈之气所吸引。你的信念,你的执着,都是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存在。

然而第五赛季,你带着手伤与无奈,落寞地离开了荣耀的舞台。可,没有任何理由的,我信你,一定会回来。

你一路孤身走来,奢望重返赛场。我不停战斗,等待与你重逢。

如今,再多的束缚也捆不住你执着的心,狂剑一出,谁于争锋!再睡一夏,狂剑葬花!

孙哲平,别再回顾当年的双花,我韩文清在此,希望你将梦想交付于我,和我一起,一如既往地走到最后。

愿君与共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韩文清


【表白信】

新杰:

6个赛季,霸图一路走来,有你有我,无论胜败,感谢有你并肩。

你沉着冷静,分秒以计,按理说不应该与霸图的我们走在一起,但你,真的是个神奇的存在。第一次并肩,我们便站上荣耀的奖台。你为霸图带来希望,也带给我胜利的曙光。于是你成为了霸图最优秀的牧师,最优秀的副队,和我,最优秀的搭档。

圣火落,霸拳出,你我的默契早已穿透整个灵魂。我何须退让,何须闪躲,只要身边是你,我便无所畏惧。你的回复精确入丝,铸就霸图不倒之墙。有你相伴,到底是天谴还是天赐?

不得不承认,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对一个人动心过。当霸图登上领奖台,当我捧过荣耀奖杯,我看见你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,我就知道自己走不出你的一丝不苟而又毫无惊喜的世界了。

与你携手万千风浪,我一直向前,向前,从不懂得退后。对你,我在意,却从没表现出来,也从没在意入骨。“永远不要对自己说对不起”,我这样教过你,而现在,我却没面对自己的真心,我郑重向你道歉,对不起。

看似柔弱的你一直有一股拼劲,对自己丝毫不松懈。你一直追随着我的脚步。即使外界传言小宋会是我这个位置的继承人。不过,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,霸图有你无忧;决定了,下一任队长除了你再无其他。

世界赛开始了,我也想停一停自己的脚步了。现在,除了婚姻大事也没有什么好操心的。什么理智什么伦理我也不想去问,现在,我回头了,你看得见吗?

张新杰,你敢不敢跟我一起,走这后半生的路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韩文清

【all韩 2】

—新杰—

早上了?我费力地睁开眼睛,阳光直晃眼,“嗯…”,我难受地哼了一声,忽然看见一个人影走向窗户,“哗啦”地拉上窗帘。揉了揉眼睛,我才看到,那个人,是张新杰。

张新杰走过来,坐在我的身边,伸手拨了拨我的头发,轻声问:“队长,还好吗?”

“嗯?…啊…!”我想坐起来,却全身酸痛,特别是自己的下半身。这痛感将我的记忆拉回昨晚——记得自己答应了眼前这个人的告白,然后就…上床了!?

我惊愕地抬头看着张新杰,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,显得非常坦然,帮我扶坐起来,细心在我的后背放了个枕头。“你别碰我!”我低声吼着。张新杰停了一下,俯下身,亲了我额头一下,温柔又一本正经地说:“队长,昨晚的事虽然不符合科学,但是,我喜欢你很久了,我只希望你能早一刻全身心地属于我,投入这段感情,而不是空口白话地说我答应你。”他轻笑着:"还不相信你的这个副队吗?"

我抿着唇,低头不语,他也静静地陪着我。此刻我头脑里闪过的不是以往并肩战斗地场面,而是日常生活中他看似习惯而刻意地关心和维护,他看似无心却有意地亲近。他,让我无力反抗。

现在的时间仿佛是静止了,忽然我想起生日那天信箱里多出的一束满天星——在孤儿院里就很喜欢的一种花,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条,是英文,当时我也没在意——应该是新杰送的,这件事我只告诉过他。之后我便将纸条连同花被我锁在抽屉里。然而我现在非常想知道上面的英文是什么意思。

我抬起头问他:“我生日那天,送花的是你吧。”张新杰似乎有些意外我现在问这个问题,扶了扶眼镜,还是回答了:“嗯。队长不是应该知道吗?而且,队长你不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我像是没听见他的问题,固执地继续问:“纸条上面的英文是什么意思?”“…呵。”他的眉头舒展开,嘴角勾起到最完美的弧度,“队长也真是的,居然没去查。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,队长,你可要,听好了。”

他看着我的双眼,严肃而又无所畏惧,一字一顿地说:“ 我规划的未来里,你都在。(I plan the future , you are in . )"

我愣愣地看着他,心底像触电后被一种温暖的感觉环抱着。

“你啊,真是够了。”我推开他的双手,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受伤,在他流露出失望神情的时候,我紧紧地拥住他,笑着说:“我一直信你。”

“队长,笑得时候别皱眉啊。”“去你的。”我捶了他后背一下

我没看见他笑得像秋日里的阳光一样温柔,但我想我知道。

【all韩 1】第一次写文就是all韩,没爱了

—叶修—

兴欣对战轮回

“荣耀”!兴欣获胜!

我站在台下,看着这刚刚过去的激烈的战斗情形,有些震撼到愣住。

他…还真的做到了,呵,其实自己也是很相信他会赢的。

我面无表情地站在走廊的阴影处,看着叶修满脸疲惫地走过来。

“叶修。”我走出来,叫住与我擦肩的叶修。

“嗯?”叶修回头,我上前伸出手“恭喜。”

“哈,老韩啊。”叶修勾起嘴角,眼里尽是藏不住的喜悦,握住我的手,贴近我的耳边,“话说昨晚我们的赌注,你别忘了。晚上,我保证让你舒服。”说着另一只手摸上我的腰,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,“呵,明明知道哥是不可战胜的,每次都赌这个,你是故意讨好哥的吧。。”

我感觉耳朵有点发烫,后退一步,和叶修站出一个安全范围,冷峻地说:“我愿赌服输,不过别太得意,下次对决,冠军是霸图的。”

“呵,床上等我吧!”叶修松开手,转身随意的挥挥手,头也不回地走向兴欣的休息室,背影显得有些高兴,比起以往的孤独感,我宁愿是现在这样。

“算是败给你了。”